33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天阿降臨 > 第30章 令狐沖
  方玉回到原位,手還搭在楚君歸肩上,說:“揩點油而已,緊張什么。不服?也行,等你能打得過我,我自然就不會碰你了。怎么樣,要不要現在試試?”

  “不?!背龤w搖頭。

  這有什么可試的,雙方完全不在一個層級上。只要他手里有一把重機槍之類的近戰武器,不管來多少次都能完虐方玉。

  “好吧,都不忍心欺負你了?!狈接耧@然理解到另外一條路線上。

  旁邊秦奕端起酒杯,大聲道:“歡迎君歸,來,大家先喝……喝多少你們說?!?br>
  “令狐沖?”有人提議。

  “沒問題!”秦奕答得爽快,拿起酒瓶就往扎壺里倒,轉眼間每人面前都放了一壺。

  楚君歸還在匹配檢索令狐沖這個名字究竟是怎么回事,手里已經被塞了一個扎壺。他學著眾人模樣,拎著扎壺一飲而盡,忽然就明白什么叫令狐沖了。

  一壺烈酒扎扎實實地下肚,秦奕吐了口濁氣,說:“君歸,手拿過來?!?br>
  不等楚君歸有所反應,秦奕就抓了楚君歸的手,打開他的便攜終端,讀取了賬戶信息。

  秦奕手中的屏幕上,就滾動著成排數字,最后匯總成余額:113655元。

  這一長串紅字,一下讓他的酒醒了不少,皺眉道:“欠這么多?這才一天吧?”

  秦奕開始查閱帳戶具體的收支信息。當看到除了最初的補助外,楚君歸回家一次,帳戶上只多2015,秦奕皺了皺眉,已經對楚君歸的家境狀況有所了解。

  再往下看,支出項就是一項項學院福利了。所謂福利,其實是打些折扣,但每一樣都還是要花錢的。

  作為參商學院的正式學員,每人都有15萬的信用額度,用于支付向學院官方采購的各項物資福利,或是支付學費。這筆錢或許在秦奕眼中不算什么,但對楚君歸意味著什么,他心里很清楚。

  秦奕抬頭,狠狠盯了方玉一眼。方玉明顯心虛,臉別向另一邊,不敢看過來,身體正在慢慢往遠挪。

  “回來,坐好?!?br>
  方玉乖乖回來,緊貼著楚君歸坐好,就象個犯錯的小學生。

  “君歸的事……”

  不等秦奕說完,方玉立刻搶著說:“我還!”

  “不用你多事!”秦奕又瞪了她一眼。

  方玉有些擔心地偷瞄一眼楚君歸,見他一臉茫然,心稍稍定了點。

  秦奕正色說:“君歸,方玉有點不懂事,你別往心里去。不過她給你選的這些福利我看過了,都是以后所需要的,所以先留著。至于錢,先暫時欠著,我去給你申請一個免息的優惠。賺錢的事不用擔心,我現在就給你安排。方玉!”

  “老大,您說?!被蛟S是因為犯了錯,方玉格外的聽話。

  “你手上不是有個勤工儉學的項目嗎,把君歸加進去?!?br>
  “那個項目?核心還是外圍?”

  “當然是核心?!?br>
  方玉有些擔心地看看楚君歸,猶豫道:“核心可能會有些危險?!?br>
  “不好好磨煉的話,年終他的危險更大?!鼻剞壤涞?。

  “好吧,我會好好照顧他的?!?br>
  秦奕一拍楚君歸的肩,說:“行了,賺錢的地方有了?,F在喝酒!”

  暫時不用擔心錢了,楚君歸也就放下心事,開始喝酒。他也不懂得什么酒桌規矩,就是有樣學樣,來者不拒,然后誰敬他的,就三杯再敬回去。轉眼之間,他的意識就開始有些飄忽。

  他忽然想起一個問題,想到就問了出來,“這不是研究所嗎,怎么會有家酒吧?”

  “這不是酒吧,這是訓練基地?!?br>
  楚君歸此刻已經不知喊了多少次令狐沖,大腦運轉速度已經下了一個臺階,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。這明明就是酒吧,和訓練基地有什么關系?

  秦奕此刻眼神已經有些迷離,向方玉招了招手,說:“你給他解釋?!?br>
  方玉一把勾住楚君歸,把他拉近,指著前方的吧臺和舞池,說:“每個有人聚集的地方,就會有酒吧,這是相當常見的特殊場景,很多任務中的目標人物都會在這里出現。所以學院就搭建了一個專門的酒吧,訓練如何中在這種環境下以各種手段干掉或者活捉特定目標。你在這里看到的每一個人,從客人到清潔工,都是學員改裝的。我們現在是在訓練,不是在喝酒,明白了嗎?”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:https://www.33xs.com/

  “原來是為了訓練?!背龤w恍然。

  “聰明!”

  可是看看卡座上已經有些東倒西歪的家伙,楚君歸總是覺得,他們就是來喝酒的。

  還沒想明白,方玉就湊了過來,手中的扎壺在楚君歸面前晃了晃,說:“開始訓練了!來,沖一個!”33小說首發 www.33xs.com m.33xs.com 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33xs.com/

  訓練是正事,楚君歸認真訓練,轉眼間就滿臉通紅,意識模糊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他忽然出了一身大汗,清醒過來。第一眼看到就是一條雪白大腿,正壓在他的身上。

  楚君歸定了定神,看到這是方玉的腿,她自己則是倒在沙發上,呼呼大睡。

  再向左看,秦奕也是醉得不省人事。

  面前桌上,堆滿了空酒瓶,這個卡座上已經沒有清醒的了。

  服務生們似乎見怪不怪,繼續招呼著其它座位著還清醒著的人。

  楚君歸揉了揉頭,看看時間,已經是凌晨三點了。

  月詠星和母星相近,一天有26個小時,3點已經是大多數人睡得深沉的時候。楚君歸想要回宿舍,可是一來沒車,二來也有些不放心這些爛醉如泥的家伙,只好坐著。不多一會酒勁上涌,他也沉沉睡了過去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呼喚聲將楚君歸從睡夢中叫醒。

  “君歸!醒醒,該起來了!”

  楚君歸睜開眼睛,看到方玉的臉近在咫尺,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幾乎占據了整個視野。

  “我沒事?!?br>
  “還說沒事,這點小酒量,以后就別跟我叫板了?!狈接衽闹龤w,語重心長地道。

  楚君歸印象中昨晚明明是她先倒的,怎么現在好像把經歷全都忘了?

  “不!”旁邊突然響起一聲大吼,然后就是陣陣抽泣。

  楚君歸轉頭一看,見沙發上躺著的秦奕正緊握雙拳,全身顫抖,緊閉的雙眼中流下兩行熱淚。

  方玉嘆了口氣,說:“頭兒又想他那些戰友了。那場仗,他們只回來一半的人。你以后就知道了,頭兒一喝多就這樣?!?
多乐彩11选5